陆溯江

个人博 平尖修炼中 可接单

【饼四】心系于你

在二队的123专场上,烧饼说到张飞得有大胡子啊

曹鹤阳拿起本要用来包头的手帕叫到“师哥、师哥快来”

曹鹤阳将手帕附在烧饼的脸上,双手环过烧饼的脖子,系手帕的时候,曹鹤阳离得很近,超越朋友间的距离,扑面而来的气息与温热的呼吸让烧饼有一瞬的迷失,那是一种害怕又欣喜的感觉。

人常说暗恋的感觉就是怕对方知道,又怕对方不知道,最怕的是他知道有装作不知道。

烧饼以前总觉得这句话说的太过矫情,可当自己切实感觉到那种滋味又觉得这句话说的那么贴切、那么真实。

系的过于紧的手帕绑住了他的呼吸,也绑紧了他对曹鹤阳还不敢说出的暧昧不明的情感。还是个孩子的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对自己搭档,自己哥哥的既让自己幸福又让自己担忧的感情。

殊不知曹鹤阳心中也怀着一份相同的情绪,他的心中甚至更加纠结,他怎么忍心因为自己的感情而害了这个自己最爱最心疼的人。

烧饼曾说过在曹鹤阳和三哥搭档的时候自己就贼上他了,可能就是从那时起再加上日久生情的相处,自己对曹鹤阳的情感越来越深、越来越明白,那不是朋友的感情,那是一种内心最深处的感情——爱。

烧饼内心的斗争还在上演,而台上的表演也得继续。

不知道是因为有冯照洋在还是因为脱离了捧哏的身份,曹鹤阳这场显得十分活跃闹腾,冯照洋心想这可害苦了自己,却没人注意到烧饼的内心也在想着这可害苦了自己啊。

曹鹤阳一句接一句的“师哥、“哥””撩拨的他内心一阵涟漪,他忍不住在内心嗔怪着曹鹤阳。

在冯照洋出场打家伙的时候,烧饼看着曹鹤阳被冯照洋搂(其实是架着→_→)在怀里,心中的不甘与委屈越发明显,看见曹鹤阳被撂在地上又不禁一阵心疼。所以在冯照洋问曹鹤阳你这师哥不咬人吧的时候,烧饼不禁腹诽到“我还就想咬你了。”

跟着冯照洋上场的曹鹤阳拿起了观众送来的一朵玫瑰花,说着向冯照洋求爱,心中一阵难过,竟在椅子上就发起了呆。

曹鹤阳一个箭步走到烧饼身边,突然而来的曹鹤阳吓了发呆的烧饼一跳,呆呆的看着曹鹤阳将那朵玫瑰花塞到自己的怀里说着让他拿这个敲锣,心中不禁泛起一丝甜甜的感觉,就爱惜的将玫瑰花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说到“再敲坏了。”

打招呼时曹鹤阳说完Mr.冯,还没等说完Mr.曹就接着烧饼的话说到Mr.烧的默契让烧饼纠结的内心有一丝平定。

所以当烧饼出场,他坐在曹鹤阳腿上的时候就明白自己的心和身子一样定在了这个叫曹鹤阳的人的身上了。

演出结束三人下得台来,烧饼立刻将曹鹤阳拉到一旁没人的地方。

“那什么,四哥⋯我想跟你说件事”

烧饼还在害羞的低着头组织着语言

曹鹤阳抬头直直地望着烧饼的眼睛(看得见吗!),亲了下去。

烧饼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又猛的闭上了眼睛,心中激动万分的享受着这一刻又害怕这只是个梦不敢睁开眼睛。

“傻子,睁眼了,知道你眼小不用再闭着了”

烧饼的睫毛颤抖,眼珠在眼皮下不停地转悠着。

“快点的大饼,不然我可走了啊。”

“曹鹤阳你别走!”说着烧饼睁开了双眼。

“四哥,你⋯”

“傻子都看出来了,全后台都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也就你不知道。”曹鹤阳不禁抱怨到

烧饼听到此傻笑起来,他低下头轻轻的吻上了自己在梦中描摹了千万遍的嘴唇,自己最爱的人,直到曹鹤阳因为有些缺氧而轻轻推他的时候才放开。

“四哥,我爱你。”烧饼郑重而坚定地说道

曹鹤阳轻轻的垂下眼睑,脸颊因为缺氧亦或是害羞而微微泛红,曹鹤阳抬起头来用闪着水光如同星子的双眼看着他,“我也爱你,大饼。”





评论(7)

热度(23)